首页 旅投 如何拓展乡村旅游发展的新体验

如何拓展乡村旅游发展的新体验

可以同当地特产结合,将特产、特定景点、当地文化结合起来,打造出区域的特色,让游客感受到当地最特别的地方。
随着大量大学生返乡创业,乡村文化水平逐渐提高,可以聚集他们一起合作、头脑风暴,共同探讨未来如何发展。
可以同别的乡村合作,以村带村,形成产业文化链

井边湾老板魏富强为什么能骗那么多少?那么大型的诈骗,怎么还没被抓,他的靠山是那位领导?

内容导读:武汉市的多个投资商在考察湖北孝昌县的“井边湾”生态旅游区的项目后,觉得可以与这家公司合作,于是带着他们的团队自行垫资在该景区建设项目,令这些人没想到的是,项目在建成后,包括自己在内的众多投资者都陷入了该项目法人魏富强精心设计的一场骗局……令人疑惑的是,在魏富强所谓的“招商引资”下,包括当地政府在内的众多领导还出面帮他“鼓吹造势”,如今出事后,这些领导依然为了“逃避”责任,躲避债权人追问,不停替魏富强制造机会“招商”,为敷衍群众真是操碎了心!威胁、作假、躲避……时间回溯到2014年11月8日,据知情人士透露,经过多方考察后,某工程方在位于湖北孝昌县丰山镇井边湾乡村旅游区(该项目的法人代表为魏富强)投资200多万元。这笔钱投进去后,等待包括他在内等人的其实就是一场早就被魏富强设计好的“圈套”――该项目名副其实就是诈骗。我们媒体就工程问题采访了知情者,“我们公司自签署了井边湾乡村旅游区工程后,进驻“湖北井边湾生态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时(下文简称“井边湾”),发现该公司多次进行更名。我们刚进去后,“井边湾”公司履行了合同条款,对我公司支付了相应工程款项,随后,他们就以(武钢集团、远大集团)的名义开始对我公司管理人员,进行诱导和诈骗。刚开始,井边湾负责人魏富强说该项目是他(湖北井边湾生态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魏富强)和远大集团共同开发的农业观光园项目,其主要目的是为了让(武钢集团)来收购,在此,在湖北井边湾生态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的宣传片中,确实有看到武钢某领导在(井边湾乡村旅游区)中的一亩三分地别墅中,看到照片,魏富强还将这些照片做进了他的宣传片中,还跟我们说,武钢集团愿意出7亿人民币一次性收购井边湾乡村旅游区项目,魏富强说现在不想卖,等价值做高上市,然后以数十亿或数百亿,卖给武钢集团接盘,我们的工程一直在进行,因为在此魏富强对我们做了许多的承诺,魏富强还公开的让我们公司去帮他借高利贷,说他来承担利息(随后也出了欠条给我公司)。”经多方了解,该项目截止到2015年端午节,某公司所建的木屋在魏富强的强迫下被开业说要举办龙舟赛,公司借高利贷,拖欠着农民工工资、材料款把木屋建设完工了,2015年6月魏富强本人又骗来了国内一名天使投资人李厚德,给井边湾乡村旅游区项目造势,还拿着已经签署的融资框架协议,900万元,按井边湾乡村旅游区项目估值1.8亿元人民币,魏富强还声称自己个人投资1.2亿,再加上他的12700亩地(实际1000来亩)的价值,估值1.8亿元人民币都少了,让我们等,钱肯定不是问题,上市肯定分给你们公司原始股,还会投资你们公司,就这样一直拖,每次都是各种融资,到2015年底(丰山镇政府出面)拿出数百万资金,解决了部份人工工资和土地租金等问题,其它外来村民及承包企业自行解决,2015年至2016年期间,井边湾乡村旅游区以各种农业补贴名义,配合丰山镇政府骗取国家农业专项补贴数千万元,其中,牙苗菜项目,由丰山镇政府筹集资金,购买设备,建冷库房等,为骗取国家农业专项补贴资金做准备,过了一段时间,补贴终于是下来了,我们以为,这部分钱会给我们解决一部分问题,但是就魏富强称,说这笔钱他一毛都没有看到,是由原丰山镇政府党委书记陈某自行操作的,用于还款某高利贷及设备垫付的资金的,没有办法给我们钱,魏富强称他没有任何权力,到2016年底,当地政府又以各种名义对井边湾乡村旅游区项目补贴近百万元修建停车场,一个很小的停车场,魏富强说花了近百万元。据知情人透露,2015年至2017年间,当地政府公开为井边湾乡村旅游区招商,因为这个项目骗取国家各种补贴太多了,还有政府所谓的维稳基金等,而且在王某等人与魏富强近两年的了解发现,魏富强负责的项目纯属于是违法建设,该项目的任何手续都不全,土地使用性质为基本农用田地,湖北井边湾乡村开发有限公司,却将农民的基本农田挖成了河道,在河道内建设了多个房子,有木结构的,有混凝土结构的,有钢结构的。2017年,所有债权人发现一个严重问题:这样一个违法的项目,政府为何会公开招商,难道是因为农业项目,国家有专项补贴资金,政府在2017年还以该项目修进了一条标准2车道的乡村公路,该公路还在修筑中,就是政府公开招商后,北京约瑟投资公司陈九霖签署了投资框架协议就开始建设这条公路了。同时在债权同期到期的时候,为了安抚债权人,再一次出面做了招商活动,魏富强又四处忽悠说尽调要两个月,“两个月后保证还钱”。据了解,2015年至2017年其中,井边湾乡村旅游区就以项目运营的方法和某政府一起招商,引来了某运营公司程某,程某不知什么原因,来了不足两个月便离开该项目,他拿着欠条离开了,据说他也损失近百万元。随后,有睿合咨询的任某,竹文化的秦某,半农生活的李某,也都相继被骗数百万元离开,据说还是在丰山镇政府的招商下进行的,而且大部份债权人还被魏富强恐吓(如图)2017年约8月份,湖北井边湾乡村开发有限公司魏富强以有人投资为题材,还将该公司所欠的债务做了登报,其中《孝感日报》、《楚天都市报》均有报道,实际上,这是魏富强为了拖延债务和公开丰山镇政府从井边湾乡村旅游区,中操作不当的行为而登报的。“此丰山镇政府的也公开招商了,投资界大佬陈九霖来助阵,实则为了用更多的时间稳住债权人,不要将井边湾乡村旅游区项目的实事上报给上级领导单位,可以留出足够的时间,让丰山镇政府撇清跟井边湾乡村旅游区项目的勾当,在此期间,丰山镇政府的党委书记陈艳明,也为此事辞职,随后,新调来的丰山镇新党委书记从来没有露面跟井边湾的债权人见过面,想必是丰山镇政府已经把他们与井边湾的事情撇清了吧。”接受采访的债权人无奈地说告诉记着,前天我又收到了魏富强的微信回复,他说这几天正在筹款还我一部分。“要是这次他能说话算数就好了。不然这个春节他都无法过年。”最近知情者又发来最新消息:魏富强为了“骗”过今年,又自导自演一出戏。说有人收购,但是井边湾基地人员反应根本没有人考察,更没有人梳理账务。就2017年,又胡乱签下一千多万债务欠条。井边湾一直无法成功出售,债务问题是非常重要的阻碍,但是大部分债务都是魏富强为了各种原因签下欠条。没有看到任何项目进展,更加没有项目投入。如今,魏富强的诈骗又出了新内容。他跟所有人发短信通知有人收购,并且要七折处理债务。作为债权人,有的看其可怜,没有收取任何利息,现在欠钱的都是大爷,竟然想出了债务七折的出路。当然,没有人愿意接受,他便自编自导开始了自娱自乐和自说自话。不同意七折的,就不给解决问题。同意七折的,给解决一部分。据知情人士透露,这是拟投资人愿意解决7成债务,让他自己解决剩下的三成。所以就出现了上面那出7折解决债务的戏码。“我们债权人有人举报,也是得到了政府一个敷衍”“说是尽快联系法人,处理土地问题”。并且不同人举报的回复函都是一模一样的。回复函上明确写到土地面积1200多亩,到了魏富强的宣传上变成了12000多亩,“一张嘴翻了十倍”。详细了解就发现,很多农田还被改成了河道,根本无法还原。包括吴琼在没的孝昌领导,也非常关心井边湾项目,一次又一次帮忙招商,哪怕在问题非常严重,正常情况下应该破产的前提下,还愿意对社会投资人说“全力支持”。据知情人士透露,井边湾资不抵债的情况也是非常奇葩。工程款拖欠,装修款(木屋内床、窗帘、)拖欠。几百号债权人,从几千到上千万不等。整个项目几乎都是负债支撑的,其中部分债务还涉及利息和其他运营费的支出,后来甚至国有资金补贴项目款都没有进公司账政府直接组织专班处理了民间借贷问题(有录音)。年关越来越近,这个涉及几百家庭的“奇葩”项目再一次被人推上风口。最新消息,据魏富强本人说这一次彻底处理,“但是这整整三年,他都是这样保证却从不守信”。信用的透支已经让人无法忍受当地政府的敷衍和魏富强本人的各种玩弄,希望社会各界能够知道,并且能够关注这个事件!最后所有债权人能够拿回自己的资金。特别关注:现据魏富强透露,因涉及孝昌县几十位领导为其但保,向孝昌县财政借款700余万元,现孝昌县财政局,已经将所有但保人起诉,法院已经将几十位领导的私人帐户进行查封,情节十分严重,魏富强打着回乡创业,振兴乡村的旗号,实则诈骗数千万元。

这需要由公安机关来认定,因为他不属于诈骗就不能抓的。